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3171d.com >

【泽大原创】关于网店销售刷信誉问题的证据标准

发布日期:2019-09-01 05:31   来源:未知   阅读:

  假冒注册商标犯罪的非法经营数额、违法所得数额,应当综合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网络销售电子数据、被告人银行账户往来记录、送货单、快递公司电脑系统记录、被告人等所作记账等证据认定。被告人辩解称网络销售记录存在刷信誉的不真实交易,但无证据证实的,对其辩解不予采纳。

  刷信誉是电商领域比较常见的现象。中国新闻网曾经报道称:“在淘宝上,同物同价时,相信大多数买家都是选择信誉较高的店铺,因为信誉就代表人气、商品质量与售后服务……随着淘宝交易量不断攀升,代刷信誉已成为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只需要提供淘宝账号与登录密码,代刷方就可以完成整个刷信誉的过程,付300元就可获得一个钻……当记者问及刷信誉是否会被淘宝方查到时,代刷方称:‘保证不会被查到,皇冠就是这么刷出来的’。”

  经查,关于该网店存在刷信誉的问题,法院认为:1、被告人郭明升的供述和辩解与孙淑标的供述和辩解及证人证言等证据之间互相矛盾。郭明升供述和辩解称该网店刷信誉是其或郭某甲在网上通过QQ联系雇人进行的,并由其负责寄发刷信誉的空包裹,其他人不知道有刷信誉的情况,在公安机关供述2014年1月后没有刻意安排刷信誉,而在庭审中又供述2014年3月后刷信誉就比较少。而孙淑标供述和辩解称其知道刷信誉的情况,也负责寄发刷信誉的空包裹,并且负责发货的工作人员都知道有刷信誉的情况,且该网店一直都有刷信誉的行为,这与郭明升的供述与辩解存在矛盾。而证人郑某乙、吴某甲、李某证言中则陈述没有发现刷信誉的情况,这与孙某的供述存在矛盾。2、被告人郭明升、郭某甲、孙某自己也无法识别淘宝网销售记录中哪些为刷信誉的虚假交易,哪些为真实交易,也提供不了帮助刷信誉者的具体的信息或线部假冒手机买受人的证言及其提供的购买的假冒三星I8552手机照片,均反映没有刷信誉的交易,而公安机关调查的885部假冒手机买受人分布在全国各地,具有一定的抽样调查效力。

  我们认为:1、被告人郭明升、郭明锋与孙淑标的供述和辩解,香港最快开奖结果查询,在存在“刷信誉”一事上是一致的。同时,郭明升供述,其找专门刷淘宝销售记录的团队帮助刷记录的时间,是2013年12月至2014年1月;而证明“没有发现刷信誉的情况”的证人郑某乙是从2014年3月起负责包装、收退货、试机的,吴某甲是从2014年2月起做客服的、李某是只做客服的、没有参与发货,还有张某甲、郑某甲、张某乙、吴某乙、郭某乙,均未明确认可“没有发现刷信誉的情况”。因此,法院关于“证人郑某乙、吴某甲、李某证言中则陈述没有发现刷信誉的情况,这与孙淑标的供述存在矛盾”的认定是,存在疑问的。2、要被告人事后识别哪些为刷信誉的虚假交易,确实是有困难的;而通过QQ联系的代刷者,显然是难以确定真实身份信息的。代刷者为了自保,通常不会登记线部假冒手机买受人没有反映刷信誉和分布在全国各地,是没有证明力的。即便以1万部手机算,样本占比也过小。综上,法院认定该网店不存在刷信誉的上述理由,是存疑的。

  当然,无论1万多部或2万多部,都属假冒注册商标犯罪之情节特别严重。2015年9月8日,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宿中知刑初字第0004号刑事判决,以被告人郭明升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60万元;被告人孙淑标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被告人郭明锋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宣判后,三被告人均没有提出上诉,该判决已经生效。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第16批指导性案例第87号:郭明升、郭明锋、孙淑标假冒注册商标案

  钱勇,刑事业务部副主管,法律硕士,具有扎实的法律功底、丰富的办案经验,注重前沿信息技术与法律的融合。曾在检察机关工作十年,先后任反贪局干警、侦查信息处副处长、控告申诉处副处长,参与查办处、科级职务犯罪案件20余起,在《中国刑事法杂志》、《浙江检察》等刊物发表多篇理论和实务文章。2017年8月至今,辞去公职赴浙江泽大(金华)律师事务所,协助主任从事刑事犯罪预防与辩护、律所发展等工作。